当前位置:首 页双新文集详细内容
人生“四耍”
来源:燕京人物网 作者:艾双新  日期:2015-6-27 字体: [大][中][小]

  今天是我六十岁的生日,我从《劳动午报》正式退休了!回想自己四十五年的工作经历,感慨万千。我用“四耍”来形容,恰如其分。即耍枪杆儿、耍舵轮儿、耍笔杆儿、耍嘴皮儿。

  一、  耍枪杆儿

  提起我15岁当兵,有不少人认为我是走后门的兵,其实不然,我是走后门的受害者。上世纪70年代,当兵是青年人追求的梦想,因为部队是一所大熔炉、大学校。1970年11月,福州军区对台广播站招收广播员,把我选上了!那时,我在学校是宣传队的,嗓子还不错,能唱几首歌。父亲当过兵,是华北野战军的,又是中共党员。很快我顺利了通过了政审和体检。1970年12月28日,我和一千多名北京兵,在永定门车站登上了南下的列车。那时,军运条件不是很好,我们乘坐的是铁皮闷罐子车。经过几天的行程,12月30日,我们到达了江西省南昌市。“唉?不是去福州么?怎么来到了南昌?”我有些疑惑,便找到了带队的教导员。教导员遗憾的告诉我:“对不起,是一个师长的儿子把你的名额给顶了。”他劝我,“没关系,到哪当兵都一样……”晚上,我们入住了南昌军人招待所。12月31日,五十名北京兵在南昌乘坐长途汽车,经过8个多小时的行程,在傍晚时分抵达了江西省第二大城市—赣州。那时,江西省还没有高速公路,所以400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8个小时。

  新的一年来到了,1971年1月1日,我们在赣州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营生活、训练。“稍息、立正、向右看齐。”队列训练开始了。在新兵营的日子里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。在新兵营的墙上,书写着9个大字:人民军队永远忠于党。通过上政治课我明白了为什么军队要永远忠于党。因为这支军队是中国共产党亲手创建的。

 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,我们顺利的结束了新兵营的生活。九名北京兵被分配到了赣州军分区二连,我们终于戴上了红领章、红帽徽,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。

  当兵4年除了正常的军事训练之外,守卫仓库、看守监狱、大街上巡逻站岗、军分区农场养过牛、养过猪、养过鸭,这就是我4年的部队经历。

  我们下连队没多久,正赶上春耕插秧时节,我们班的任务是往地里送猪粪。木桶的分量在加上猪粪的分量,足有一百三十多斤。我第一次挑猪粪,肩膀压的好疼,每走200米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。在瞧瞧人家农村来的兵,走二里路才休息一下。我一共挑了5趟,人家挑了9趟。尽管不如人家农村兵,但指导员在做总结发言时,依然表扬了我:“城市来的兵,在农活方面的确不如农村的兵,但他们不怕苦、不怕累、不怕脏,值得我们好好的学习。”

  1971年7月,我们排奉命调防进驻一家战备仓库执勤。夜深了,偌大的仓库静悄悄的,老兵换岗时告诉我,注意观察,千万别睡觉。因为以前曾发生过国民党特务要炸这个仓库,结果被哨兵发现当场击毙了!听了这话,我的心情很紧张,也挺害怕的。半年之后,这位老兵退伍了,临走时他告诉我,没有那么回事,主要是练练你的胆儿。说到这,还有一件事印象挺深。一次,我们在山下搞军事训练,正在行进中,排长一声命令:“前面发现敌情快速卧倒!”我来不及想,一个箭步向前卧倒。“我的妈呀!”卧倒之后我才发现距离我1米的地方,是一具骷髅,附近还散落着一些腿骨。原来,当地人死后,将他们的尸骨葬在山上,由于坟墓多年失修,在加上暴雨,结果将尸骨冲到了山下。我马上镇定下来,当兵的人还怕死人骨头么?

  人们常说,喝酒误事,这真是一点不假。1973年7月31日,适逢八一建军节,每到这时部队都要进行加餐。这天,连队改善伙食,又有米酒,每个战士大约喝了一二碗。吃完晚饭,连队集合要去市里看文艺演出节目,赣州地区有关部门要进行拥军慰问演出。我们全副武装、荷枪实弹,大约走了500米,连长一声令下:“立正!向后转!”怎么不去看节目了?等回到了营房驻地,连长说“今天晚上我肯定要挨首长的批评,我负全责。平常我们训练时驮着枪,枪走一条线。可今天你们的枪刺全都摇晃,这怎么能行?”其实,那就是喝米酒惹的事。原来这米酒的后劲还真大。果不其然,我们连长受到了首长的批评。

  1973年12月31日,我们排奉命调防军分区农场。领导分配我饲养牛,三头黄牛两头水牛。第二天早晨,我来到牛棚,看见一头黄牛低着头舔着地上的稻草,我拿起一根小木棍扒了一下,哟!是一头小牛,只可惜这头小牛已经死了,我赶忙将这事报告给场长。场长说:“交接班的时候饲养员没告诉你吗?”我赶忙回答:“报告场长,没有。”原来,军分区农场紧邻赣州飞机场,农场养的牛和江西当地老俵养的牛混在一起放牧。黄牛啥时候怀上了饲养员根本不知情。场长说,你把小牛交给炊事员炖着吃了吧。3个月后轮岗,排长对我说:“小艾,你去养鸭子吧!”这样,我由牛倌又变成了“鸭司令”。每天早上第一天事,打扫鸭栏卫生、捡拾鸭蛋。吃过早饭,我拿起鸭杆赶着200多只鸭子出发了。离农场1500多米远,有一个很大的水塘,鸭子们在里面戏水追逐。中午饭点到了,我要赶鸭子回去吃饭。我挥舞着鸭杆,任凭你怎么喊叫,它们就是不上岸。肚子饿了,我也不能回去吃饭呀!下午4点多,这群鸭子在水里玩够了,终于上岸啦!回去之后班长见到我:“中午怎么没回来吃饭呀?”我把这件事告诉他,他笑了笑:“你这个‘鸭司令’要动动脑筋想想办法。”回到鸭栏,我拿出稻谷喂鸭子们。你瞧瞧,鸭子们各个争着抢着吃。我灵机一动,有了妙招。第二天,我带上了一个包,里面装了大约5、6斤脱谷的稻皮。中午时分,我将稻皮往岸边的空中一扬,鸭子们纷纷上岸,还以为喂它们稻谷呢!我用鸭杆一挥,赶着鸭子们回去了。在这之后,我用吹哨的办法训练鸭子,只要鸭子们听到哨声,全都上岸跟我走啦!1975年2月,我结束了部队服兵役生涯回到北京。部队4年的经历使我得到了锻炼,为我从部队战士、汽车司机、新闻工作者、网站管理、法律咨询转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[↑返回顶部]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